• <strong id="urpde"></strong>
  • <span id="urpde"><output id="urpde"><nav id="urpde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
  • <span id="urpde"><output id="urpde"><nav id="urpde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
    <optgroup id="urpde"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legend id="urpde"><li id="urpde"></li></legend><acronym id="urpde"><sup id="urpde"></sup></acronym>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urpde"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track id="urpde"><em id="urpde"></em></track>

            <span id="urpde"><blockquote id="urpde"></blockquote></span>
            <span id="urpde"><sup id="urpde"></sup></span>

            資訊詳細

            【中國青年報】萬水千山一畫間

            日期:2019年12月9日 19:47

            2019年11月26日《中國青年報》 12 版刊登題為《萬水千山一畫間》的文章,描述了畫家李可染1964年創作的山水畫作品《萬水千山圖》,這幅作品將于11月29日正式亮相于北京保利2019年秋拍預展。現將全文轉發如下:

                新中國成立后,美術界開始了一輪國畫是否有存在必要的討論。國畫能不能表現現實生活,能不能為社會主義建設服務,是不是只能表現士大夫文人情趣,是不是應當送入博物館。一時間取消國畫的聲浪高漲,美術學院國畫系改為彩墨系,甚至有被取消之虞。那么,國畫是否真的無法適應時代需求?

              1960年,江蘇畫家在傅抱石先生的帶領下,開始兩萬三千里寫生,創作出《棗園春色》《黃河情》《紅巖》等一批重量級作品。次年,西安畫家石魯、趙望云、何海霞在北京舉辦“西安美協中國畫研究室習作展”,也在回答如何用中國畫表現新時代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早在1954年,畫家李可染、張仃、羅銘便已經進行了一次江南旅行寫生,隨后在北京北海公園舉辦作品展,反響熱烈。當南京和西安同行佳作頻出時,李可染的新中國山水畫探索也日臻成熟。

              李可染1964年創作的山水畫作品《萬水千山圖》,正是他藝術探索的重要成果,也是中國畫表現現實題材的重要成果。

              李可染1907年生于江蘇徐州,曾在上海美專學習,后在杭州國立藝術院學習油畫,得到林風眠和法國畫家克羅多指教。西畫之外,李可染還是國畫大師齊白石、黃賓虹的弟子。有大師親傳,又有西畫實踐,為李可染的創新奠定了基礎。而這也僅是基礎,真正使得李可染能夠貫通中西的,還是他艱苦的探索。李可染有一句名言:“用最大的功力打進去,用最大的勇氣打出來。”李可染如何出入傳統,通過《萬水千山圖》可以窺得一斑。

              《萬水千山圖》采橫式,描繪一組紅軍戰士穿梭于群山峻嶺中。畫面左側提毛澤東七言律詩《七律·長征》。1957年,毛澤東同志在《詩刊》創刊號上發表詩作18首,這些作品成為美術創作的重要題材。李可染也以主席詩詞為題,創作了許多傳世名作。

              《七律·長征》一詩描寫了紅軍長征中多個重要節點,那么畫作應當以哪一句為創作背景呢?以哪一句為背景都無法概況全詩的意境。實際上,李可染并沒有單獨以任何一句詩為背景,而是通過并非特指某地的山水,表現出“三軍過后盡開顏”的詩意,靈活運用了國畫可以縮萬山于尺素的特點。

              看這幅作品時,畫面右側體量巨大的山,好似從宋代范寬《溪山行旅圖》《雪景寒林圖》中走來,氣宇軒昂。畫面中部的水口,是傳統山水畫不可或缺的元素。但這一切組合起來,又與傳統中國畫不同。李可染用“積墨法”表現出山體的厚重感,同時又表現出近乎倫勃朗或印象派油畫的光感。李可染的老師黃賓虹是運用積墨的大師,但黃的積墨是純粹傳統的中國畫的。李可染對老師畫法的繼承,不在模仿,而在運用其技法和精神,創造屬于李可染的范式。李可染對齊白石的學習也如是,我們看不到李可染使用齊白石的范式,卻能在李可染的畫作中真切體會到齊白石的寫意精神。

              再看這幅作品的色彩,李可染運用赭石和朱砂反復渲染出一種并不熱烈的紅色。對比他的另一幅代表作《萬山紅遍》,同樣是表現毛澤東詩詞,同樣是紅色調,《萬山紅遍》紅得艷麗,《萬水千山圖》紅得深沉。詩人寫下“看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”時,心情激越;而“萬水千山只等閑”帶給讀者的是無限豪邁與堅毅。對文字圖像化的過程中,畫家用不同的紅恰如其分地表現出詩人不同的心境。

              畫面中130多個紅軍戰士,每個人物都沒有描繪出面目,而通過他們行軍、舉旗、扛槍的形態,又仿佛個個面目清晰。這些人物在雄壯的高山間是渺小的,正如古人形容山水點景人物“丈山尺樹,寸馬分人”,但在李可染的畫中,這些小小的人,所呈現出的卻是不知疲憊的革命熱情,這種熱情可以征服層巒疊嶂的高山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《萬水千山圖》呈現給觀者的,是傳統與現代的融合,是李可染對國畫消亡論的有力回擊。李可染在解決中國與西方的矛盾、傳統與現代的矛盾、藝術與生活的矛盾上,拓展了中國畫的表現力,創造了中國畫的新范式、新境界。李可染的藝術生涯證明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可以創造性轉化,也可以創新性發展,《萬水千山圖》便是這種發展的生動注腳。

            《萬山紅遍》 保利文化供圖

            《萬水千山圖》 保利文化供圖

            所屬類別: 媒體報道

           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            ,yin荡的护士乳在办公室揉,软萌小仙自慰粉嫩小泬网站,欧美xxxx性欧美xx000